Bu ma
(Book)

Book Cover
Average Rating
Published
[xin bei shi] : ai zi ji ai hai zi, 2020.12.
Edition
Chu ban.
Physical Desc
251 pages ; 22 cm.
Status
Round Rock Public Library - Adult (2nd floor)  1 available
CHI 649.1 WANGPAI 2020

Description

Loading Description...

Also in this Series

Checking series information...

Copies

LocationCall NumberStatus
Round Rock Public Library - Adult (2nd floor)CHI 649.1 WANGPAI 2020On Shelf

More Like This

Loading more titles like this title...

More Details

Format
Book
Language
chi
ISBN
9789869896962, 9869896960

Notes

Description
No scolding, stronger sister, sixteen-year-old brother, thirteen-year-old, the story of that year, the child did something wrong, did not scold? Why use scolding? Say it's useless! So is scolding useful? No. Since it's useless, why continue to scold? Because of the example of the previous generation, we have learned it unknowingly, and few people think about "whether it's useful." "If the child is obedient, I don't want to curse." No- you want to curse. How do you know that I want to scold someone?
Description
不罵,力量更大 姊姊十六歲弟弟十三歲,那年的故事   孩子做錯事,也不罵?   為什麼要用罵的?   好好說沒用啊!   所以罵就有用了嗎?   沒。   既然沒用,為什麼還是繼續罵?   因為上一代的身教,我們不知不覺中學了起來,鮮少有人會思考「有沒有用」的問題。   「如果孩子乖乖聽話,我也不想罵人啊。」   不——你想罵人。   你怎麼知道我想罵人?   因為你自己是被罵大的。想避開這個不好的循環,需要強烈的覺醒。      孩子長大的過程裡,隨時隨地都可能犯錯。   只要你的管教裡有「罵人」這個選項,你隨時隨地都有機會罵人。   尤其是對小孩子,你罵起來毫無「負擔」。   當父母不知道怎麼宣洩自己的情緒時,更容易拿管教當藉口,找小孩開刀。   姊姊弟弟小的時候,我不罵。   因為我知道小孩無力招架父母「發瘋、發狂、發神經」的情緒。   即使好好說道理時,我也會盡力維護孩子的自尊心。   你要做錯幾次都可以,只要你心裡想讓自己更好,我連處罰都免了。     罵人或是處罰,骨子裡對孩子說的是:我不相信你會更好。   因為我相信孩子會愈來愈好,所以我不罵,也不處罰。   當時,我並不知道「不罵人」的力量有多強大。直到孩子進入青少年。   連沒罵人習慣的我,都快要忍不住了,可見情況有多「嚴峻」。   如果小時候的壞算一分,到了青少年就變十分。   在做媽媽最困難的時期,我還是忍了下來。   等事過境遷,我對自己大呼一口氣說:還好我沒罵他。   如果時光能倒回,我好希望能更溫柔一點。   「為什麼你忍得住不罵孩子?」   因為——我的父母不罵我。      所以我的孩子,也不會罵他的孩子的孩子的孩子。   好的循環,從此無限延伸。   ◆「我的孩子脾氣不好,動不動就生氣,你說不要打罵,我該如何管教?」   她要你先檢查的,不是孩子。      孩子天生的氣質不同,請不要隨便給孩子貼標籤、下定論。   很多父母對不到一歲的娃娃,也下這樣的結論。更恐怖的是,那很可能就決定了孩子未來的人格。   當孩子發脾氣的時候,我們該展現的是同情心,不是厭惡感。   「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我可以怎麼幫你的忙?」   即使當下無法幫忙,也要心平氣和的等孩子平靜下來再說。   而不是孩子生氣,你更生氣。   ◆小孩做功課摸摸拉拉,摸到晚上十二點,   想知道她說了什麼重話嗎?       八點,我從客廳喊他,「弟弟,你要來做數學了嗎?」   八點半,他終於出現了。他先到廚房幫自己泡了一杯蜂蜜水,又烤了兩片土司,上面還各加了一片起司。   孩子,你是來野餐的,還是來用功的啊。等我們開始討論第一題數學時,已經九點了。      認真做事的時候,時間不是時間,再一抬頭,已經十一點半了,但我們還沒複習完第二天要考的東西。   我盡量不對孩子碎碎唸。這時候,我忍不住了:「你下一次可不可以早點開始!」   他是平時十點半上床的孩子。這時他的臉色反而好了,沒有半點不高興的樣子。      「媽媽,我肚子餓。」他說。   「我去煎蘿蔔糕,你繼續做。」姊姊這時從房間出來,說也要吃。她明天也是大考。      弟弟吃著,媽媽教著,看他疲累的神情,還有根本複習不完的進度,我很想忍耐,但實在忍不下來,   又說了一次:「你下一次可不可以早點開始!」   明天就要大考了,你負y減y等於負2y,這麼簡單的東西都不會,你放學還有時間看電影!      「弟弟,十二點半了,還有最後一個單元,你要不要先去睡,明天早點起來做?」   他說好。我說早一小時叫你好嗎?他說早一個半小時吧。   我說不需要,一個小時就夠了。      ◆保護和監視,只有一線之隔。   她把那條線劃在哪?      檢查孩子的東西,我沒做過。小時候沒有翻過他們的書包、抽屜,長大後也沒檢查過手機或電腦。   青少年對隱私這件事,非常敏感,可能是他們這輩子最敏感的時期。   知道要保護自己的隱私,意味著孩子正在長大。   在摸索長大的過程中,卻被強迫公開不想公開的事……   大人要不要用同理心想想,自己也希望這樣被別人對待嗎?      父母要有警覺,這種監控什麼時候會結束?只要一開啟這樣的行為模式,就該擔心沒有結束的一天。   因為你想保護孩子的心,不會因為孩子的年齡而改變。   走到最後,親子關係不是成年的孩子委屈妥協,但私下怨聲載道,   就是全力反抗不歡而散,看到父母如鬼神而遠之。      ◆你問,如何引導孩子不要這麼容易生氣?   她卻先反問,為何這麼害怕負面情緒,恨不得能除而快之。      當大人出現負面情緒時,最希望的是別人先接受自己。   孩子的問題也不在如何引導,而是──「你接不接受你的孩子?」   孩子的負面情緒最後愈演愈烈,很多都不是寵出來的,是「父母不接受」的結果。      ◆看孩子不順眼時,不開口管教就是失職嗎?   她是怎麼說服自己盡力不批評的。      我正在猶豫這些話該不該說時,心裡卻突然竄出這念頭:   「他十二歲之前不是這個樣子的。他一向是個有禮貌的孩子。   人,不可能突然改變。現在一定是青春期的關係,既然是過渡期,我要多多體諒。」   我的頭轉向窗外。不多久,轉頭看他時,他已經睡著了。      ◆當孩子問你為什麼要學數學時⋯⋯   她不用任何八股觀念搪塞孩子。      上學學的很多科目,將來可能一輩子都用不到,   但是,當你學它時,需要用頭腦去思考,不同的課目是不同的思考訓練⋯⋯   例如媽媽後來開始寫作,寫作也需要邏輯。   例如你現在喜歡畫漫畫,畫圖不光是技巧,你對事情的想法、你看的小說、你做數學時動到的腦筋,   都可能對你將來想做的事有幫助。     ◆你認為外向比較吃香嗎?   偏偏你的孩子就是內向呢。     「你說話大聲一點。」   「你要看著別人的眼睛說話。」   「你說話這麼小聲,別人聽不到。」   這位媽媽輕聲細語。她既沒罵孩子,也沒貶損。   但她心裡恨鐵不成鋼的焦急,也有殺傷力。他的孩子一定知道,只是不會表達我受傷了。   一個從小聽多了這樣語言的孩子,你說,他會不會漸漸地將自己內向的個性,與「不好」劃上等號呢。   ◆信任孩子,可能還被嫌棄嗎?   她的經驗談裡,潛藏著「窮養孩子」的背後哲理。      「為什麼你要給我五百元?然後也不管我錢用到哪裡去。   你知道嗎?我後來在學校買東西吃,他們說多少錢,是廣東話,我根本聽不懂,   然後我就隨便從皮夾抽一張出來,接下來找的錢,我也不知道是多少……」   我讓孩子自己發現,他對金錢的態度不對勁,然後自己往源頭找,就發現是媽媽太信任他的結果。   他不喜歡自己這樣的花錢態度,但是皮夾裡就是有花不完的錢……      ◆有一天老了,你對孩子有什麼期望?   她只對自己有期望。      「老了,什麼都可以沒有,但一定要有養活自己的積蓄。   能花錢請人代勞的事,不要麻煩孩子。」   孩子能陪伴父母的時間有限,陪著我說說笑笑就好,   不有趣的事,不要找自己人,包括自己的孩子。   「如果我真的沒能力照顧自己,除了孩子也沒別人可以幫忙,怎麼辦?」   請相信:大大大多數的孩子,這時候都會心甘情願地幫助父母。   多數人都是良善的,願意幫助陌生人的都不在少數了,更何況是養大你的父母呢。      ◆是做父母的最大難關,也是孩子的:青少年反抗期。   她用什麼心法渡過?      我與姊姊弟弟的親子關係,從十二歲開始,起了明顯變化。   不是不親密了,而是衝突的次數突然竄高。   有時也不是衝突。當原本以你為天為地的人,突然每天以「臭臉」面對你,   有多少父母可以忍住不罵人?我能過關有兩個原因:      第一, 我嚴格限制自己「罵人」。   姊弟倆被我狠罵的次數,兩個人,十幾年來,加一加不超過五次吧。   是他們太乖了嗎?想得美。      第二, 我相信孩子不是故意跟我作對,他們的反抗不是針對父母,而是自己。   既然我設定孩子會有「不聽媽媽話」的一天,當那天真的來臨時,我只差點沒說「歡迎光臨」。  
Language
Text in traditonal Chinese script.
Action
cc,2021-05-04,RV

Reviews from GoodReads

Loading GoodReads Reviews.

Citations

APA Citation (style guide)

Wang, P. (202012). Bu ma (Chu ban.). ai zi ji ai hai zi.

Chicago / Turabian - Author Date Citation (style guide)

Wang, Peiting. 202012. Bu Ma. [xin bei shi]: ai zi ji ai hai zi.

Chicago / Turabian - Humanities Citation (style guide)

Wang, Peiting. Bu Ma [xin bei shi]: ai zi ji ai hai zi, 202012.

MLA Citation (style guide)

Wang, Peiting. Bu Ma Chu ban., ai zi ji ai hai zi, 202012.

Note! Citation formats are based on standards as of August 2021. Citations contain only title, author, edition, publisher, and year published. Citations should be used as a guideline and should be double checked for accuracy.

Staff View

Loading Staff View.